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熱點 >

國產威士忌的角逐,誰將成為ASIC中國的“山崎”?

更新時間:2022-04-19 14:20:55

  蘇格蘭威士忌以泥煤味和奢華的橡木氣息而聞名;美國波本威士忌以甜美和醇厚的味道令人沉迷;后起之秀的日本威士忌也深受威士忌行家的追捧;還有中國威士忌······我們可以在2024年再評論嗎?

  中國并不以生產威士忌而聞名,但未來幾年,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變化。近年來,中國內地至少建造了十幾家威士忌酒廠,嘗試以當地的原料和氣候條件下生產,尤其是在西南地區。擁有芝華士和格蘭利威等威士忌品牌的保樂力加在四川省的一家麥芽威士忌酒廠于2021年8月開始投入生產,擁有包括尊尼獲加在內超過20個威士忌品牌的帝亞吉歐最近也宣布計劃在相鄰的云南省建立一家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廠。

  他們都寄希望于中國這個不斷增長的烈酒市場。

  根據里斯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數據,2020年威士忌僅占中國烈酒市場的1%,而白酒則占96%。

  但這不是威士忌在中國市場首次興起。2012年,威士忌的銷售額達到137億元的峰值,然后在2016年降至93億元。截至2020年,銷售額尚未恢復到2012年的水平。專家認為,本世紀初開始的反奢侈運動可能是這一下降的主因。“從2012年開始,中國限制‘三公消費’導致蘇格蘭威士忌在2013年及之后銷售額下降,推動了整個威士忌市場的下滑。”市場研究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合伙人Anita Jiang說。

  但隨著中產階層的壯大,近年來威士忌在中國的銷量一路攀升。Euromonitor估計,中國的威士忌銷售額將從2021年的120億元增長到2025年的近160億元,增長28%。帝亞吉歐亞太區和全球旅游總裁Sam Fischer告訴Sixth Tone:“許多不同產品都有增長空間。”

  “從近期大小威士忌酒廠的動作來看,2021年被公認為是中國威士忌新紀元的開始。”四川省崍州威士忌酒廠的釀酒主管之一吳昊說,他正在進行將威士忌置于黃酒桶中陳年的試驗。吳于2017年加入上海巴克斯酒業,當時這家以前以生產低度酒“銳澳”而聞名的公司,開始建設占地150萬平方米的威士忌酒廠,該酒廠已于2021年5月竣工。

  廣州股權投資人劉旭告訴Sixth Tone,他于2016年在北京的一家私人會員俱樂部嘗試威士忌后,從傳統白酒轉向了威士忌。他過去一直習慣于在商務宴會上喝大量白酒,人們互相敬酒直到空瓶,他發現,威士忌適合“坐下來慢慢談”。

  他說,它還為品牌、價格和消費提供了更多選擇。“白酒的默認選擇是茅臺,但威士忌的價格相差很大,從幾百元到幾萬元。”劉說,在商務活動中,他仍然經常喝白酒。“我通常在家里看電影或安靜地交談時喝威士忌,它還適合浪漫的場合。”

  銀川威士忌酒吧老板姚欣說,自2019年開設酒吧以來,他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愿意嘗試威士忌。他認為這要歸功于行業促銷以及威士忌專家和愛好者的推動。

  這其中包括世界上烈酒生產商帝亞吉歐的努力。Fischer說,帝亞吉歐通過名為“帝亞吉歐威士忌學院”的教育機構接觸了超過12000名潛在的中國威士忌愛好者,并自2017年以來在中國舉辦了13次威士忌峰會。

  “銀川當地人對威士忌的理解已經從杰克丹尼和尊尼獲加之類擴展到單一麥芽威士忌和日本威士忌。ASIC”他補充說,現在許多客戶更喜歡格蘭菲迪和麥卡倫等主流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品牌。根據Euromonitor的數據,從2015年到2020年,后兩個品牌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分別增長了兩倍和一倍。他們一直在蠶食之前由芝華士等品牌主導的市場份額。

  “威士忌消費者傾向于選擇大品牌,但小眾品牌逐漸在高端飲家中占據一席之地。”居住在廣州的生活方式專欄作家兼酒類電商The Drinkers Shop的老板黃山告訴Sixth Tone。

  在他的網店里,最暢銷的兩款威士忌都是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售價不到200元的入門級黑炭和售價920元的格蘭卡登10年。

  他的網店現在還沒有中國威士忌,但他“計劃并優先銷售任何質量和價格合適的中國威士忌”。

  廣州劉姓威士忌愛好者對中國威士忌的說法嗤之以鼻。“我不確定中國是否具備合適的條件;即使有人這樣做,在木桶中陳年也需要相當長時間。”他說,“我不打算嘗試任何中國威士忌。”

  目前在中國的電商平臺淘寶上,只有寥寥幾款中國威士忌。一位買家對一款產自云南售價388元的威士忌評價是:“一般般,嘗起來好像還不夠陳年。”

  另一款產自山東售價480元的鈺之錦單一麥芽威士忌頁面上,一位買家在評論區寫道:“這對于中國威士忌來說已經相當不錯了。”

  上海的項目經理Ivy Lü于2017年開始喝威士忌,現在經常參加品酒會,她說她看好中國威士忌的前景。

  “中國有些地區的氣候和風土可能適合威士忌生產,我們有白酒和黃酒的消費文化,我們有自己的釀造技術。品嘗中國威士忌會很有趣。”她告訴Sixth Tone。

  在威士忌中加入黃酒的味道是一種最新的嘗試。2021年10月下旬,崍州蒸餾酒廠將威士忌新酒放入20個舊的黃酒桶中陳年。吳說,適合在寒冷的冬天飲用的中國傳統黃酒,與雪利酒具有相似的風味。

  但尊重威士忌釀造的傳統也很重要。“威士忌是舶來品,這意味著我們不能隨意改變。”吳說,“只有當我們有了強大的基礎,我們才能知道怎樣賦予它中國特色。”吳一直采用在蘇格蘭學到的釀造和蒸餾技術。

  吳還指出了未來可能進行試驗的當地谷物:玉米、黑麥、小麥,以及中國特有的谷物,如高粱和大麥。他說,除了黃酒桶外,酒廠還儲備了波本桶、雪利酒桶和國產橡木桶進行實驗。“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與中國故事相結合的元素。”吳說。

  與釀酒一樣,風土和水資源是威士忌生產商選址的關鍵因素。帝亞吉歐洱源威士忌酒廠地處海拔2100米以上,釀造用水取自云南第二大高山湖泊洱海源頭的天然泉水。保樂力加則表示,其與中國瓶裝水品牌農夫山泉共享峨眉山地區的優質水源。

  “中國威士忌尚處于起步階段,參與者很少,沒有大品牌或酒廠。”生活方式專欄作家黃山說。“如果任何一家企業能夠主動出擊,成為行業中的佼佼者,它就能在中國擁有‘山崎’的地位,這是一個非常誘人的前景。”他說,“可能會借助國潮的趨勢,迅速火起來。”

  但與中國快速發展的消費市場中其他產品不同的是,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知道他們這些產品在市場上獲得怎樣的認可。根據中國的國家標準,威士忌新酒必須在橡木桶中存放兩年以上,想喝崍州黃酒桶威士忌的人至少要等到2024年。

  與此同時,吳還需要對酒在酒桶中的陳年情況進行取樣、觀察、品嘗和記錄。他說,最終產品是單一麥芽威士忌還是混合麥芽威士忌尚未確定。

  帝亞吉歐和保樂力加都沒有透露他們何時推出他們的款中國威士忌。

  吳期待著2024年的那一天,他七年的努力面對市場。“屆時,消費者將對威士忌有更深入的了解。每個生產商都會推出自己的產品,這將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


国产午夜福利精品久久2021